起重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起重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吴敬梓诗咏扬州白沙翠竹江村0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7:56:53 阅读: 来源:起重机厂家

古画中的扬州白沙翠竹江村

始建于清代康熙初的真州白沙翠竹江村,曾是一座闻名遐迩的扬州滨江园林。康熙时著名画家、垒园匠师石涛,乾隆后期担任两淮盐运使的曾燠等名流,俱先后来游,留下了多首歌咏的诗篇。今年是吴敬梓逝世二百六十周年,扬州学者王伟康研究发现,康乾间杰出小说家、诗人和学者吴敬梓,于乾隆五年(1740)四月暮春初夏之际先于赴历史文化名城扬州,亦专程游览了此园,并作有《题白沙翠竹江村》组诗五绝9首,展现了诗人睥睨功名富贵,而怡情、率性于风物胜赏之中的鲜明性格特征。

石涛设计

张涟垒构名园

由诸多景点构成冠以总名的白沙翠竹江村,坐落于扬州府属邑仪征县新城镇都天庙东南滨江之处。

据阮元辑《淮海英灵集》戊集卷三,吴燉有《诗序》写道:“白沙翠竹江村,旧属余家别业,更历数主,至郑氏始增台榭,多名流题咏。近归香林,遂成江北名构。”道光《重修仪征县志·名迹》卷六记载:“白沙翠竹江村颜志云新城都天庙东南滨江,康熙中,(安徽富商)郑肇新筑。后属吴氏,俗以姓传。今归余氏,益新拓之。”员氏《诗序》所记与县志所载大致相合。斯园惜今已不存。朱江《扬州园林品赏录》指出其园有耕烟阁、香叶山堂、见山楼、华黍斋、小山秋云、东溪白云亭、溉岩、芙蓉沜、箖箊径、度鹤桥、因是庵、寸草亭、乳桐岭等13景。而据道光《重修仪征县志·名迹》所载为14景,遗漏桃花潭一景。

传说白沙翠竹江村系石涛帮助设计建造,是园石壁尤有名,为明末清初造园叠石名家张涟(字南垣,浙江秀水人)垒构。李斗《扬州画舫录》卷二在释“道济”条目下写道:“扬州以名园胜,名园以垒石胜,余氏万石园出道济手,至今称胜迹。次之,张南垣所垒‘白沙翠竹江村’(之)石壁,皆传诵一时。”此处关于该园石壁的记载,除《扬州画舫录》所述外尚未见诸其他清代文献。又据朱江《扬州园林品赏录》等载,造园名家僧石涛约于康熙十二年(1673)来扬州,寄寓扬州城南静慧寺,并在仪征建有“真州读书学道处”,常来往于真、扬之间;盐运使曾燠则于乾隆五十八年(1793)转运两淮;两人皆先后游览了白沙翠竹江村名园。道光《重修仪征县志》曾于“白沙翠竹江村”条目后,附录石涛、曾燠所咏是园13景、8景共21首诗的全文,其中吟咏“石壁”的诗分别有石涛咏华黍斋、溉岩、乳桐岭,曾燠咏溉岩、见山楼共5首。至于乾隆五年(1740)四月,吴敬梓与其长子烺前后览游斯园分别吟咏的9个景点,分别为见山楼、香叶山堂、东溪白云亭、芙蓉沜、耕烟阁、因是庵、众响斋、仙壶、寸草亭。其中,众响斋、仙壶不见于前述14个景点之内。

从以上载述可知,白沙翠竹江村建于清代康熙初,120多年后的乾隆末年尚安存。考此园惜始废于道光年间,道光《重修仪征县志·名迹》卷六载此园末有“道光三年后频遭水患,今废”的按语,并尽毁于清中叶后的咸丰年间战火。而从上述诸家歌咏的景点及其内容来看,当时白沙翠竹江村在扬州众园林中属于规模较大者,且位于长江北岸沿江一带,与隔江镇江诸山相望,堪称一座别具特色的扬州名园。

吴敬梓

题写组诗咏名园

清乾隆五年(1740)春暮夏初间,吴敬梓再次作客真州时曾特地游览白沙翠竹江村名园,即景赋组诗五绝9首,后载于不久蒙好友方嶟出资得以刊刻的《文木山房集》卷三中。

见山楼

隔江岚翠重,高寝画图展。

疑是仙人居,蓬莱水清浅。

香叶山堂

文杏花叶香,古柏虬龙附。

俯仰难自如,移亭应就树。

东溪白云亭

东溪看朝,荟蔚众皱堆。

东溪人已去,白云自往来。

芙蓉沜

朝采芙蓉花,暮采芙蓉叶。

芙蓉不见人,临风舒笑靥。

耕烟阁

北舍飞仓庚,南村鸣布谷。

细雨试开轩,绿蓑覆黄犊。

因是庵

架上白鹦鹉,窗前绿牡丹。

何如航海客,亲至落伽还。

众响斋

大块多噫气,斯斋众响聚。

其南为梵宫,其西为仙壶。

仙壶

水色碧于黛,花光红若霞。

连甍架飞栋,即此是仙家。

寸草亭

斯园最高处,惟见云舒卷。

凭栏一御风,不觉泠然善。

这组诗分别赋写了白沙翠竹江村内见山楼、香叶山堂、东溪白云亭、芙蓉沜、耕烟阁、因是庵、众响斋、仙壶、寸草亭等9个景点。诗人以传神之笔歌吟了“隔江岚翠重,高寝画图展”、“文杏花叶香,古柏虬龙附”、“东溪看朝,荟蔚众皱堆”、“朝采芙蓉花,暮采芙蓉叶”、“北舍飞仓庚,南村鸣布谷”、“架上白鹦鹉,窗前绿牡丹”、“大块多噫气,斯斋众响聚”、“水色碧于黛,花光红若霞”、“斯园最高处,惟见云舒卷”等景观风物之美盛与园林布局构景艺术的精妙。诗人一扫以往所作诗词多孤寂、凄清的旅怀愁思,从园林风光佳景中获得了愉悦和一时慰藉,而陶情砺操。在诗中也发抒了“疑是仙人居,蓬莱水清浅”、“俯仰难自如,移亭应就树”、“连甍架飞栋,即此是仙家”、“凭栏一御风,不觉泠然善”等诸种感慨和议论。

第一首见山楼。首联即勾绘了隔江所览江南峰峦起伏,山林云雾重重缭绕的巨幅图画,其画卷不断展开,令高卧主景楼间的诗人感到目不暇接,美不胜收。可以想见该景处于园区内较高方位,且景区内壁立的假山几欲乱真的技艺也当使诗人由衷赞叹。看到这样的美景,诗人也怀疑这样的山水清幽之地,仿佛是蓬莱仙境。

再如第四首芙蓉沜。诗人亲睹此处美景而想象采莲女朝、暮下荷塘采集芙蓉花、叶的举动、情状和令人为之神往的画面,以拟人化笔法绘制了一幅“芙蓉不见人,临风舒笑靥”动人遐想的图画,此处莲塘芙蓉繁茂盛开,似正值青春妙龄的美丽女子在众人注目欣赏下略带羞涩之态,而纷纷各自在清风飘拂中舒展笑容。全诗情以景结,以少许文字胜多许笔墨,不啻给人以美的观照,而留下持久深刻、不能忘怀的印象与丰富想象的余地。且诗中不忌重复之嫌,“芙蓉”三次连续出现,反复渲染歌咏,足见诗人对所游此景区美物的爱赏感情。

眷恋扬州

不解之缘

关于组诗未注写作年月,据笔者考,当作于乾隆四年(1739)吴敬梓第三次作客真州之后,再赴此地之游即景所题。观其组诗在《文木山房集》卷三“诗二”中排在《哭舅氏》、《挽外舅叶草窗翁》之间。而《文木山房集》中吴敬梓诗词基本上是按写作时序编排的,诗止于四十岁写的《除夕宁国旅店忆儿烺》,词止于他三十九岁生日作的《内家娇》。其集是吴敬梓自编的四十岁前的韵文作品。又据陈美林先生《吴敬梓评传》,乾隆五年夏四、五月间吴敬梓出游扬州送别官场朋友、原两淮盐运使卢见曾以后,转道回故乡,“就在这次返回故乡滁州所属全椒时,传主的胞姊金氏病死了”,“在这一时期,传主不但亲姊金氏、岳丈草窗翁先后谢世,而且不久之后,他的另一舅父又复病死”,“乾隆五年(1740年)秋冬之际,传主吴敬梓以不惑之年从故乡全椒返回白下”,可见《挽外舅叶草窗翁》、《哭舅氏》两诗先后作于乾隆五年五月诗人在扬参加送别获谴戍台的卢见曾之后。综合这几处记载,故可推知《题白沙翠竹江村》组诗亦当作于乾隆五年间。另据组诗所写“文杏花叶香”,此花盛开时节为清明前后;“窗前绿牡丹”,牡丹为初夏开花;“朝采芙蓉花”,此处指荷花为夏季开花;又“北舍飞仓庚,南村鸣布谷”;等几处描述,可推断这组诗作于春暮夏初之间,即约作于乾隆五年四月时,正是诗人先到真州览游此景区,尔后再赴扬州一游的。

吴敬梓的扬州诗词不仅反映了他出游扬州以及属邑真州的交往和生活轨迹,反映了他心系淮扬、眷恋扬州的情结,同时也清晰地揭示了吴敬梓叛逆思想产生、发展的大致脉络和心路历程。吴敬梓于乾隆元年(1736)夏秋之间游览扬州天宁寺,即兴有感而赋词作《百字令·天宁寺僧舍见青然兄题壁诗》,既衷心祝贺喻为龙的堂兄(吴檠,字青然)荣获赴京参加博学鸿词科考(以下简称“鸿博”)廷试得到乾隆皇帝(圣)的青睐,而预祝他能金榜扬名;同时也为喻为虎的词人自己“因病辞”未能取得“鸿博”廷试的机会感到悔恨与羞愧。吴敬梓深感功名依旧无望,辜负先人教诲和父祖遗志,痛心于遭人白眼的窘困处境难以改变。他更为自己凭空要去参加地方一级的“鸿博”之试,而郁积心中,懊悔不已。

乾隆元年(1736)秋季,吴敬梓在“鸿博”廷试举行前夕前往真州访友,其“倚声奉答”而填的《高阳台》(柘月初亏)一词,形象地反映了吴敬梓叛逆思想的发展。词中应用了“槐黄”、“鸥盟”两典,构成了引人注目启人深思的关键之句:“怪兼旬,为踏槐黄,误了欧盟。”味其词句实是说,责怪自己失信于故交之友,为去参加地方一级“鸿博”考试,花费了不少时间与精力,却违背了真州老友今年之约,他为未能如期践约感到十分愧疚。吴敬梓已开始感悟到弥足珍贵的真州老友情谊,他们与自己的人生命运相通相连,是志同道合者,其交谊远在功名利禄之上,表明词人对鸿博之试的实质、科举制度的缺失与弊端都有了比较清醒的认识。

此后,吴敬梓绝意仕进,毅然放弃诸生籍,再也不应召试,不参加乡试、科岁考等一切形式、种类的科举考试。就在乾隆元年(1736)因病不赴“鸿博”廷试的前后,吴敬梓执著于对封建末世的严峻批判和对心目中理想境界的探索追求,开始创作讽刺巨著《儒林外史》,并广泛搜集在家乡安徽全椒、江苏赣榆、南京、扬州及属邑真州、淮安等地交游、生活轨迹的素材进行充实和丰富,约于乾隆十四年(1749)秋之前基本成书,还继续修改,终至乾隆十九年(1754)暮年再次来扬,当年十月客死于斯地。

清代扬州名园白沙翠竹江村,与终生眷恋扬州的吴敬梓结下了不解之缘,其纵游感赋的《白沙翠竹江村》组诗绝句9首又无疑是作者诗文作品内极为重要的代表性辞章。建议有关方面,在条件具备时,能够重建这座存世近200年的清代扬州滨江园林。

矩阵切换器价格

电光源材料

吹塑加工

电子整流器图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