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重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起重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买了好矿没钱开发重钢谋划转让澳矿股权导轮

发布时间:2020-10-19 05:44:17 阅读: 来源:起重机厂家

推行混合所有制改革,拥有优质资产的国有企业的控股权到底出不出让?

“只要条件合适,这样的国企可以让民企实现控股甚至绝对控股,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让民企进来。”7月2日,重庆重钢矿产开发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重钢矿投)董事长兼总经理郭德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重钢矿投就是优质资产的拥有者,其位于西澳洲的伊斯坦鑫山磁铁矿选矿品位可达68%,高于国内一般原矿的选矿品位。

6月27日,重庆市国资委推出的25家市属国有重点企业共110个项目和重庆市工商联下属的非公资本对接。在项目估算投资额高达2650亿元中,重庆最大的钢铁制造企业——重钢集团推出的7个项目总投资额近500亿元。其中,伊斯坦鑫山磁铁矿以154.44亿元的单项投资,成为这批所有增资扩股项目中最大的一笔。

“要不是投资建设资金不到位,该磁铁矿今年底就可建设,3年后铁矿石就可运回中国。”郭德勇感叹,这是中国境外矿山评审资源条件和建设条件最好的一座矿山。

30亿美元的资金缺口

2010年,重钢矿投控股亚洲钢铁控股有限公司(下称亚钢)从而拥有伊斯坦鑫山磁铁矿以来,郭德勇一直操心着同一件事——筹钱,尽早让该澳洲铁矿项目开工。

而事实上,这个需投资30亿美元、堪称重庆最大的海外投资项目开工期已一推再推:重钢集团原计划2011年下半年开工,2013年年底就该投产,但工期一拖再拖。

目前,项目报批和建设前期配套工作基本做完,但实质性的开工,今年底能启动就算最好的结果了。

2009年,宬隆投资有限公司和重钢矿投签订股权投资协议,增资扩股后,后者获得前者全资拥有的亚钢60%的股权及产品包销权。亚钢主要铁矿项目位于西澳大利亚中西部地区。该区域的铁矿以高品位磁铁矿为主,其余是较小的赤铁矿。亚钢在该区域拥有多座矿床,估计总资源量超过80亿吨。其中,伊斯坦鑫山磁铁矿是该地区第一个完成可行性研究并获得包括环境保护批准在内的铁矿石项目。

2010年,伊斯坦鑫山磁铁矿项目相继获得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和中国国家发改委、商务部等政府主管部门批准。

“铁矿石我们是拣到便宜了!”重钢集团董事长刘加才曾感叹。根据澳大利亚JORC标准,该项目中含已被证实的资源为17.8亿吨以上,按年产2000万吨优质的磁精粉(含铁68%)计算,可供开采年限约为40年以上。

重钢拿下如此高品位的磁铁矿,却只支付了2.8亿澳元的对价就拿下亚钢控股权。此前,中钢花了14亿澳元拿下澳洲一个铁矿100%的股权,中冶掏了4亿澳元,只买到一个澳矿的探矿权。

没想到烫手的在后面。按照一期年产2000多万吨原矿、1000多万吨铁精矿,总投资至少30亿美元。更何况从2008年至今,重钢环保搬迁,加上钢铁行情节节走低已让重钢背上沉重的包袱——200亿元的债务,而重钢股份去年亏损额也高达20多亿元。和金融危机后面临资金压力的宬隆投资一样,重钢集团同样啃不下大骨头。

“海外大型矿山项目,企业开发自有资金一般要占到总投资额的30%-40%,但因项目好,国家发改委批复的是银行贷款可占其80%。”6月20日,刘加才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重钢集团后感到高比例银行贷款带来的财务压力太大,因为多贷10%财务费用一年就是1亿多元,因此后主动将自有资金比例增加至30%。

“项目资金大头靠国家开发银行。现在铁矿石价格还在下跌,银行对大型海外矿山项目越来越谨慎。现国开行对该项目贷款提出了更高要求,就看银行贷款今年底前能否贷下来。”郭德勇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他这段时间哪儿也不去了,就守贷款,什么时候能贷下来,项目什么时候就能开工。

控股权可转让

“自有资金部分重钢矿投也不足,所以这次希望增资扩股能引进投资者。”郭德勇说,进来的无论国企民企,至于持股比例,条件合适,绝对控股都行。

作为重庆市政府鼓励最早“走出去”的矿业投资平台,重钢矿投由重钢集团发起成立。重钢矿投企业网站显示,重钢集团持股73.54%,能投集团持股20.83%,重庆外经贸集团持股5.63%,注册资金24亿元人民币。

“当初购买亚钢60%股权还用去了2.8亿澳元。”郭德勇说,重钢矿投希望通过增资扩股,一是解决资本金和贷款自有资金,二是更多的股东进来,可以解决贷款担保问题。

“增资扩股引进的企业不限性质,我们希望新增股东不超过5家。”郭德勇说,但只要条件合适,重钢矿投可以让民企实现控股甚至绝对控股,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让民企进来,“优质资产不放手,民企哪个愿意来?”

在他看来,重钢澳矿项目其实就是优质资产。伊斯坦鑫山磁铁矿项目已经被国家发改委列为2015年要建的四个海外矿业项目,它同时是中国境外矿山评审资源条件和建设条件最好的项目。

说到资源条件,刘加才做了个比较。伊斯坦鑫山磁铁矿的原矿平均品位为39.4%,而重钢集团主要的矿山西昌太和铁矿原矿品位仅20%左右,甚至品位低到14.7%的都在采。而该澳矿的磁铁矿采选后可达67%-68%的品位,而巴西精矿只能达到65%。另该项目不仅拥有铁矿,还有金矿和煤矿,但目前尚须详细勘探,才知道是否具备开采条件。

“伊斯坦鑫山磁铁矿现在的建设条件,比3年前好多了。”郭德勇说,重钢矿投现阶段的开采目标是铁矿,所以相关配套早就着手进行。

就基础设施建设,目前,重钢矿投和澳洲当地的港务公司已经谈妥,该港务公司保证开采出来后,每年可通过码头帮助重钢运走1000万吨的铁矿石。当地电力公司和重钢也达成协议,只要付款没问题,立马搭建140公里的高压输电线路。

铁矿石从矿山到码头,重钢没有选择修铁路而是采用管道运输,长约280公里。“管道途经土著人的土地。今年洽谈很难,但我们和土著人的协议也签完了。”

“水资源也解决了。”郭德勇说,由于西澳大利亚缺水,矿区的地下水是咸水,重钢得从100公里外的农场取淡水作为选矿用水。

刘加才还指出,该项目占相当大的比例是生活设施的从无到有。一个开掘机的当地司机年薪在10万-15万澳元。“年产1000多万吨铁精矿,要解决2000工人的吃住、休闲娱乐,光一年的人工成本就要5亿元左右。”

“即使这么高的投入,但一旦投产,该项目的铁矿石运回国内都是赚钱的。”郭德勇分析,管道运输就比铁路成本小了很多,折算下来重钢澳矿每吨运输成本2美元,而后者是7-8美元。

他说,该澳矿的离岸价成本平均75美元/吨,加上15美元/吨的采运费(该澳矿运输是用小船,只能装6万吨/船),从澳洲运回中国的单价是90美元/吨。“目前,中国含铁量65%的铁精矿到岸价是110美元/吨。”他说,重钢澳矿不仅价格低,而且品位高,有害杂质比其他矿少。

但是,即使国开行贷款到位,该项目今年底开工,澳矿投产最快也是2017年。“到时铁矿石的价格是上涨还是下跌,这就要看投资者的眼光和前瞻性了。”郭说。

有业内人士称,海外矿山投资涉及到的资金投入较多,一般企业很难凭自身的实力独立完成整个矿山建设。企业应该根据自身能力、资源所在地政策等条件灵活选择多元化、理性的投资方式,包括与当地企业合作、与私募基金等金融机构合作、进行多数或者少数股权并购、签订包销协议等等。

新款游乐设备

移动蒸汽洗车机

足球俱乐部授权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