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重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起重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占用时间浪费精力用户开始退出社交网站

发布时间:2020-02-10 18:38:25 阅读: 来源:起重机厂家

Twitter让我与现实脱节摆脱开心网的束缚

网络社区在全球不同国家流行,用户间分享彼此的最新动态、照片和心情,有人玩得不亦乐乎,有人欲罢不能,争扎着试图摆脱。以下三个真实案例就是戒瘾者的独白。

摆脱开心网的束缚

叙述者 新快报记者 蜜雪

众多好友盛情邀请,加上好奇心的驱使下,我也忍不住“开心”了一把。

所谓上瘾,沉迷容易,要戒难。开心网上各种趣味测试、投票层出不穷;看电影、听音乐,与好友分享感想;把好友当“奴隶”买卖,每天凌晨零时准时抢“奴隶”,整他或安抚他赚钱;到好友家争车位,奔驰、宝马、法拉利、劳斯莱斯应有尽有,现实里买不起,咱上网买过过瘾也行;万丈高楼平地起,“买房子”组件最初只是一无所有的毛坯平房,只要你努力,高楼大厦、乡间别墅就不是梦想,各种家具电器摆设又可以把家布置得别具一格、赏心悦目;最近开心网还添加了“花园”组件,让用户可以种种地,水稻、茉莉花、西瓜任选,尝尝务农滋味,享田园之乐;交个“虚拟朋友”,他会给你表演,只要你每天按时请他吃饭、喝水,陪他玩耍。

一点一点艰难打拼又累又耗时。于是“小号”、“马甲”成了不少人选择的捷径。这可不是年轻人才会用的狡猾小伎俩。好友曾在开心网日记上记录到:“连我妈都开了小号,现在已经开宝马Z4了。我也要加把劲!”

开心网上的这一切都很有趣,以至于我根本意识不到自己上瘾了。凌晨死守电脑买“奴隶”,早上起床第一时间找地儿停车,在路上用手机发“记录”上网告诉好友自己在做什么或想什么,上班时间还惦记着到时间请“虚拟朋友”吃饭了,该种地了。

开心网仿佛一张无形的网,占用大量时间,又耗费精力,甚至开始影响我的工作。到突然清醒的那一刻,我决定把它戒了!

但即使有如此坚定的决心,第一次尝试只坚持了三天就失败了。这三天里还是习惯性地想“该停车了”、“该让‘奴隶’赚钱了”,不自觉地就想打开网页。但第二次尝试咬咬牙,多坚持几天,时间长了自然就能摆脱它的束缚。

戒掉开心网,终于回复正常生活。看朋友依然乐此不疲地“开心”着,我认为除非你有大把时间需要打发,或者有足够定力不让它影响工作和生活,否则还是远离为好。

Twitter让我与现实脱节

叙述者《时代》周刊记者雷夫-格洛斯曼

Twitter是博客和即时通信的结合体。用户可以通过Twitter将140个字符以内的信息通过互联网或手机短信发送到世界各地,与家人、朋友和“跟随者”分享自己当前所做的一切,包括吃什么、看到什么或者有什么感受等等。“跟随者”指的是在Twitter上登记接收特定人士最新资讯的用户群。

Twitter 于2006年推出,取得很大成功。去年,Twitter 的社区扩大了900%,使用人数增加到500多万人。有风险投资家为Twitter 融资3500万美元。多个名人的Twitter 爆红,包括布兰妮这样的现实明星,也有史努比等动画明星和多名国会成员。

我也一度沉迷于Twitter,“跟随”一名我喜欢的著名作家。她在Twitter上谈她的宠物狗、她做的晚餐和她的朋友们,有时也会谈到Twitter 本身,我很喜欢这些内容。收到这些信息,我感到她仿佛就在我眼前,像灿烂的阳光照耀着我。这种欢乐使我暂时忘记对她身份的猜疑。

不过,我对著名作家的生活越感兴趣,对自己的生活就越缺乏兴趣。我对她的宠物狗、晚饭和朋友的关注甚至高于自己的一切。我的全副精力都放在她的Twitter信息上。我与现实中的自己脱节,沉迷Twitter给了我逃离现实辛苦工作的借口。

可能有些人可以很好地控制Twitter,但我做不到,所以我不得不戒除自己的“Twitter 瘾”。现在我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不上Twitter,不会总想着作家今天吃什么早餐。但我开始为她担忧,她该如何摆脱Twitter呢?她是否会继续Twitter 以显示自己的重要性呢?如果我可以给她发信息,我会告诉她:请记住,没有Twitter,生活依然值得继续。

退出Facebook,我才有时间写这篇报道

叙述者《新闻周刊》记者斯蒂夫-图特

Facebook今年5岁了。我是个迟到的Facebook 用户。一年前,47岁的我注册了Facebook 账户,开始尝试使用这个年轻人习以为常的网络工具。当我告诉16岁的女儿格蕾丝说我注册了Facebook时,她哭着请求我不要使用这个工具。但当她发现我是认真想要加入Facebook 时,她要求我保证不在Facebook 上加她为好友。当时我还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所以我同意了。上周,她终于如释重负,因为我戒掉了Facebook。

迷恋Facebook 的一年里,每天上班我坐在电脑前,脑中不断思考着如何修改Facebook 主页上的“涂鸦墙”(用简短的语句向好友讲述你现在正在做或想的事情),或在不同虚拟群组间游荡,浏览好友的主页,看他们上传的照片等。

在Facebook 上完全没有私人空间可言。进入Facebook 等于同意接收一大堆垃圾邮件——好友越多,收到的垃圾邮件越多。Facebook变得很空洞,成了互联网上一个孤独的地方。这里充斥着令人心烦的噪音,每个人都是废话连篇,而你不得不接收这些噪音。

终于有一天,我醒觉了。“我到底在干什么?我怎么会变成这样?”

我决定和Facebook 上的157名好友告别,其中的75人是我在街上碰到也认不出对方的陌生人。再见了,好玩的各种组件;再见了,“我不管穿着Crocs有多舒服,它丑死了”群组中的1332359名成员;再见了,汤姆,不是和我一起工作的汤姆,而是Facebook上的汤姆。

亲爱的前Facebook 好友们,我会想念你们提及家中厨房里的每道美味菜肴;我会想念海滩日出和城市街上雪景的每张照片;我会想念你们在Facebook 上的每个名字,想念你们记录到国外旅游的每个片段。

当然,如果我没退出Face-book,我也不可能写这篇关于Facebook的报道,因为我根本没有时间。回想过去一年浪费在Facebook上的时间,想想这些时间本来可以完成多少工作,赚不少钱,做更多有意义的事,诸如帮助本地动物保护机构,或为无家可归者提供食物,这确实让我感到非常沮丧。

我对于那个存在于虚拟世界的群组非常着迷,甚至将Facebook 组件安装在黑莓手机上,这样就能第一时间知道哪些小孩将我加为好友。我是那么着迷,以致疏忽了身边真实的好友。

我将回到现实生活中的“Facebook”——当地的酒吧,和久违的朋友聚一聚。Facebook中的“涂鸦墙”同样可以放到现实生活中来,比如和朋友聊聊角落的醉汉或探讨林肯的胡须造型等。所以,再见了,Facebook。然后,最棒的酒吧,我来了。如果你想加我为好友,给我买杯啤酒吧。

代理记账电话

中山工商税务

中山注册公司中介

工作签证代办

相关阅读